首頁科幻此世邊緣章節

第八十章:帝尊級妖境的情報

推薦閱讀:極靈混沌決大主宰斗天武神鄉村小神醫全職法師遮天武動乾坤我真不想花錢啊圣墟超級女婿

人生這種玩意兒,總會把你玩到欲仙欲死之后再看似寬宏大量地給出片刻喘息時間,但這并不是因為一種被稱之為命運的東西對誰傻笑了一下或者撩起了名為安逸的裙角,只不過是暴風雨前后的寧靜罷了……

“季哥哥你說的確定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白淼淼一邊吃著仙貝一邊翻著面前的卷宗,嘴邊油乎乎地回頭問道。

這里是逆風快遞公司的公共拓展區,能查看或借閱大量級別較低的資料,自從那晚阻止了姚倩晗的記憶被封印后,眾人的生活便再次回歸了日常,第二天起白淼淼幾乎每天都泡在這里不可自拔。

周末過來日常簽到的季梧桐仿佛一灘爛泥般靠在軟綿綿的沙發上,有氣無力地搖了搖頭:“不不不,丫頭你要知道,暴風雨前的寧靜這種論調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因為我們永遠都活在暴風雨中,所以是暴風雨前后的寧靜!”

“唔,你這是干什么去了?”

女孩用手抹了抹嘴,一臉好奇地問道:“怎么感覺生無可戀的……”

季梧桐瞥了她一眼:“拯救世界......”

“嗯哼。”

白淼淼把手中的卷宗扔到一旁,跳到季梧桐腿上一臉不爽扭著小腦袋看著他:“為什么我記得你今天好像是跟那個笨女人一起給人家除靈去了?怎么,工作之后企圖邀請約會被拒絕了?”

結果不說還好,一說季梧桐就炸毛了,他怒道:“什么除靈!那個白癡之前放學的時候好像是被某個不長眼的公子哥搭訕了,結果她倒是老實,人家問她干嘛的,她憋了半天憋出個除靈的!你聽聽!除靈的!?誰家二十一世紀的大好青年說自己是除靈的啊!結果人家順桿子往上爬,就說自己家需要除靈,叫那個呆萌今天過去給除靈……”

“噗嗤~”

白淼淼特別歡快的嗤笑出聲,小臉上眉開眼笑的:“不用猜就知道是騙人的吧?”

“是啊!”季梧桐氣道:“但是那位大小姐不覺得啊,還真以為那人家里有情況呢,非得拉我過去,要不是怕出事兒我才不跟著呢!”

白淼淼白了他一眼:“你這么說,到底不還是因為擔心人家出事兒?”

“屁!”季梧桐一拍桌子,氣急敗壞地喝道:“我擔心她出事兒?我是擔心她把人家給砍了!”

不過雖然話是這么說,季梧桐當時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可沒想起來葉夕的戰斗力有多強,葉夕讓他陪自己去的時候這家伙二話沒說就跟著走了,一方面是那姑娘某些時候心腸太好,要是跟她說點社會險惡什么的吧,她雖然不會不信,但肯定也會胡思亂想萬一人家真出事兒了自己沒有去幫忙怎么辦……

另一方面呢,則是他想好好給那個不知天高地厚誰都敢撩撥的家伙一個好看。

當然,這些他肯定都不會跟白淼淼說的。

不過他不說,并不代表人家猜不到。

“少扯沒用的。”

白淼淼靠在季梧桐的肩膀上懶洋洋地說道:“不就是打算關鍵時刻英雄救美怕別人占了那個笨蛋便宜嘛,然后呢?”

季梧桐心虛地轉過頭去,捏了捏女孩光潔的小臉蛋:“然后?然后我這個英雄最后是挺身救人了,不然的話那個可憐的家伙今天估計難逃一死,葉夕到人家門口的時候想先用她那個什么眼珠子看看里面的情況,結果象征力一發動……”

“生靈涂炭,血流成河?”

“那倒不至于。”

季梧桐嘆了口氣,攤手道:“她笑的特燦爛跟我一起進去的,然后徒手打翻了那小子的倆保鏢,讓她那只狗嚇暈了仨保姆,準備提鐮刀給那小子毀容的時候被我攔住了。”

女孩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季哥哥,特別驚訝的問道:“你有這么好心?”

“是啊,她連隔音結界都沒布置,萬一那人叫喚的太大聲,給鄰居添麻煩該多不好啊。”

季梧桐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嘆息道:“所以我讓她先布下隔音結界,再……”

“停停停!!”白淼淼瞪大眼睛,一臉震驚地打斷道:“你這是助紂為虐啊,犯法啊!”

“你還在乎這個呢?”

季梧桐瞪了她一眼,哼道:“你說說你死之后干的事兒有哪件是不犯法的?就憑你本身的存在,都觸犯法律了知不知道!這年頭不許有鬼神知不知道!你應該主動自覺意志堅定地把自己上交給國家知不知道?!”

白淼淼嘿嘿一樂:“不是呀,我的意思是季哥哥你要是真的底線再低一些,就再好不過了!”

“沒你想的那么刺激。”

季梧桐擺了擺手,頗為遺憾地說道:“就是嚇唬嚇唬那家伙,而且事后模糊了記憶,對葉夕來說普通人的記憶可是很好模糊的,運氣好的話他連后遺癥都不會有……”

的確沒有白淼淼想的那么刺激,當時他和葉夕不過是先用幻術把自己變成各種恐怖的玩意兒跟那人互動了一下,玩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吧,反正是把那孩子給嚇尿了,嗯,這句話沒有夸張的因素在里面,是真真正正的嚇尿了,畢竟在幻術里體驗各種死法著實是一件很考驗神經的事情,臨走時季梧桐還好心的用兩昧火把那灘給烘干了……

【唔,也許還一不小心給他的小兄弟做了個離子燙?】

季梧桐托著下巴回憶著,他對自己禍害別人的記憶總是不夠深刻。

“行吧,你剛才就是為這事兒長吁短嘆呢?”白淼淼好奇道:“而且不是說邊緣人不能隨便對普通人使用自己的能力嗎?”

“又不是什么好人。”

三觀不正的某人毫無壓力,隨即聳了聳肩:“倒不是因為這個,主要是回來的時候那位吞噬小說網 tsxsw.com妻管嚴的逆風大人竟然回來了,還叫我晚點去找他,我猜不是什么好事兒,所以感嘆一下人生而已。”

白淼淼這才明白,估摸著又是有‘公事’找上來了。

記得上次的事結束后,張鵬在葉夕地勸說下勉強同意了白淼淼以常駐新晉邊緣人的身份加入逆風后第二天就出差去了,這些日子一直都沒回來。

話說老張也的確挺不容易,本來身為一個大據點的總負責是挺風光的一件事,不過他那副德行怎么看怎么都跟風光著倆字兒沾不上邊,天天被老婆欺負是日常,就不說了,這段時間自從葉夕和季梧桐進駐之后,大大小小的麻煩基本上是從來沒斷過,讓自己老朋友的閨女幾天內兩次置身危險臉上很是掛不住不提,紫金市近期的異類活躍度竟是達到了五年以來的最高峰,再加上白淼淼親自給他惹得兩個麻煩,生不如死有點夸張了,但說句苦不堪言還是非常中肯的。

小白同學惹的第一次麻煩自然就是差點讓葉夕和季梧桐掛掉的大鬼境,不過最后還算是平安解決了,至于第二個麻煩,就是前些日子她成為了有史以來唯一一個以半人半鬼的姿態入行邊緣人的這件事了。

人死之后因為強大的怨念留在世間也好,或者從黃泉界回來的魂魄也好,毫無疑問都算是鬼,沒毛病。

但是能夠使用象征力,同時能夠憑借象征力驅動術式與符印,這的確是邊緣人才能夠做到的,也沒毛病。

那么問題來了!挖掘機技術哪……對不起,白淼淼現在到底算是個異類還是邊緣人?

張鵬當時糾結了很久,最后還是咬著牙大手一揮,都算!!

就這么著,白淼淼就成功的前無古人了……

不過就為這事兒張鵬本人還是得去傳說中所有邊緣人的總部恒古大邊境報備一趟,季梧桐對那地方的了解不多,不過據葉夕說,似乎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根據地,她自己也沒去過……

然后今天這位頂著工作與家庭雙重壓力的可悲男子終于回來了,季梧桐一開始接到消息的時候還挺驚訝這位老大咋沒先回家跪顯卡去,不過當他知道對方找自己有事商量的時候就沒心情操心這些了,一股天降大任后將成死人也的悲涼感不斷涌出……

“哦,我知道了。”白淼淼聽后倒是沒什么表示,只是把之前的卷宗扔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格子里,又申請了一本古書出來,擺在小桌子上一臉好學生的模樣翻看著,隨口道:“那你就去唄,說不定是好事兒呢。”

季梧桐瞪了她一眼,站起身來:“說的輕巧,反正就算是壞事兒也輪不到你頭上是吧?”

“現在我有身體了。”白淼淼眼皮都沒抬一下,只是淡淡地回道:“你去哪兒我都會賴著你的,所以我干嘛擔心這個,大不了一起死罷了,我現在處于惡補知識的狀態,不要打擾小孩子學習。”

“切……”

季梧桐拿她沒轍,只得磨磨蹭蹭地走出了門,一臉不情愿地走上了通往三樓的樓梯。

兩分鐘后,他叩響了張鵬辦公室的門。

“進來吧。”

逆風快遞公司老板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季梧桐一邊推門一邊嚷嚷著:“事先說好啊,危險的事兒免談、坑爹的事兒免談、容易節外生枝的事兒免談、送死的事兒麻煩您老人家自己去。”

唰唰唰……

結果他剛說完,幾道目光瞬間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季梧桐這才發現,原來屋子里可是不少,零零散散站著坐著的加起來有七八個,李狂也位列其中,每個人都十分好奇的看著自己。

話說身為基層員工,這么跟頂頭上司說話好像實在是有點囂張了啊……

“咳咳!”

熟悉的聲音傳來,葉夕正縮在角落中站著,使勁兒給季梧桐遞眼色,示意他趕緊閉嘴過去。

張鵬一臉蛋疼的看了季梧桐一眼:“不是叫你晚點來么?先過去呆著。”

季梧桐連忙點頭,目不斜視的快步走到葉夕身邊,低聲問道:“這什么情況?”

“我也不知道呀!”

葉夕的聲音都帶上哭腔了,用同樣低的音量回答道:“咱們回來以后我怎么想怎么不合適,正好聽說張鵬叔叔回來了,就打算過來跟他承認個錯誤,畢竟對普通人那樣實在是有點過分了,結果剛進來沒說兩句,就來了好多人,張鵬叔叔也沒讓我走,就跟他們先聊起正事兒了……”

這會兒正好張鵬輕輕咳了一聲,葉夕立刻就不說話了。

“咳咳,所以說,這次的事態比較嚴重,大家都了解了沒有?”

他努力擺出嚴肅的樣子,但奈何在座的都是老熟人了,基本沒幾個人會買他的賬……

其中一位靠在沙發背上疊著雙腿、身材性感的金發女子還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

“小貓,嚴肅點!”站在張鵬身邊的李狂無奈道。

“嘿嘿~”

被叫做小貓的女子吐了吐舌頭,雖然裝出一臉乖巧的模樣,但還是一點嚴肅的感覺都沒有。

“總而言之……”

有著一頭紅色長發叼著參條的男子撓了撓耳根子,含糊不清地說道:“大概就是有兩個帝尊級的妖境同時出現在了獵隼省,咱們各個據點都得出一部分高層戰力去救場子唄?”

張鵬點點頭:“沒錯,咱們逆風的常駐高級邊緣人在外面執行任務的太多了,所以這次剩下的人包括我在內都得出動,大家盡早做準備吧。”

“就這么個破事兒非得說半個多小時。”

站在門口抱著膀子的光頭大漢抱怨了一句,揮了揮手:“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

然后這些人真的就魚貫而出,就這么散了……

那個叫小貓的女子還回頭對季梧桐拋了個媚眼。

“你們這幫死沒良心的!”

張鵬梗著脖子罵了一句。

李狂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聲安慰道:“行了行了,你的確是挺嗦的。”

張鵬瞪了他一眼,端起茶杯,沖季梧桐和葉夕招了招手,示意兩人過來。

“你們都聽見了吧?”他問道。

季梧桐瞪著死魚眼:“你是指李叔說你嗦的部分?”

“放屁!”張鵬差點一口水嗆死在原地,怒道:“我是說剛才我們說的,獵隼省那么出現了兩個帝尊級妖境的事兒!!”

季梧桐立刻搖頭:“我不去!”

葉夕在一旁低著腦袋不斷搖頭,也不知道是覺得季梧桐沒出息還是為他這么慫而感到害臊。

“咳,咳咳……咳!誰叫你去了!”

張鵬這次是真嗆著了,好不容易緩上口氣后一臉蛋疼地說道:“你小子就這么堅定地覺得我想讓你去送死嗎?帝尊級的妖境!你這點水平估計就算靠近都能被吹成灰灰,去個鬼啊!”

聽說不用去季梧桐當時就淡定了:“哦,那是啥事兒啊?你覺得自己可能從此一去不返所以打算提前傳位給我?不合適吧……”

聽完這話,張鵬忽然覺得似乎讓這小子去送一送死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第八十章:終

相鄰小說:我在神話世界跑龍套人間苦重生日本做大叔我能穿越諸天神話18路公交車精靈之性格大師冥捕司我的大逃脫售賣機詭異復蘇世界的封靈師人生交換游戲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