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次元叫我創界神章節

第681章

推薦閱讀:重生之風流天下行神醫凰后斗天武神重生之都市狂龍武動乾坤大主宰神藏豪婿

回到倫敦,還未曾做任何的修整,議會派來的使者便前來接機。

馬不停蹄的上了車,前往圓桌議會召集之地,正如之前所說的那樣,女王等急了。

吱呀!

議會大門被推開,一張長桌已經坐滿了人,而在圓桌之后的那臺階上的王座之上,赫然端坐著如今年事已高的英女王。

阿卡多脫離眾人,徑直的朝著女王的所在走去,路上遇保鏢阻攔,卻被女王揮手退下,直至他來到面前,單膝跪地。

“阿卡多哦,即便過了這么多年,你依舊沒有變呢,過來,讓我看看你的臉。”

阿卡多聞言緩緩湊近,女王伸手撫上其臉頰,臉上露出緬懷之色,“果然呢,你亦如最初我見之時的那副模樣,而我早已成了快死的老太婆了...”

阿卡多淡淡一笑,“在我看來,您還是那個五十年前的頑皮的小姑娘那樣,小姐。不,應該說現在的您才是最美麗的。”

女王笑了,她知道阿卡多并不是在恭維她,她了解他,所以這就夠了。收斂笑容,面色肅然,是該進入主題了,“阿卡多喲,匯報情況吧,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們。”

阿卡多緩緩起身,面對眾人,“55年前,發狂的**的少校想要制造吸血鬼的軍隊,我和沃爾特使之付諸東流了,但是他們沒有那么容易就放棄了,現在正想完成這個研究,那就是第三帝國最后的殘兵‘最后的大隊’,millennium的真面目...”

眾人還驚愕于這個消息,一道突兀的聲音忽然響起,“是從托巴魯卡因的血里面知道的嗎?真的是,沒有用的啊!”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身著**軍服,有著貓耳的奇異少年靜立于會議桌的末端得大門前,他好似憑空出現一般,無跡可尋,瞞過了所有人的感知。

矗立于馬克斯韋爾身后的金發年輕神父與貝爾納多特同時拔槍,直指貓耳少年,后者急忙舉起雙手,“等等,我是特使,沒有戰意。”

因特古拉皺眉,低聲向一旁的沃爾特問道,“沃爾特?”

“警備很周全,并沒有被擊破的現象。”

已經走到會議桌旁的貓耳少年聞言笑了笑,“那是因為我存在于任何地方,亦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說著,他將一個箱子放到桌上。

塞拉斯一臉錯愕的看著貓耳少年,忍不住道,“就連這樣的小孩都成為了軍人嗎?millennium到底是...”

埃德溫聞言笑了笑,看著貓耳少年不由一臉玩味,他在這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了奇異,那是存在又不存在,活著也并不是活著的奇異,就好像薛定諤的貓一樣。

感受到埃德溫的目光,貓耳少年詫異的望向他,待看到那雙仿佛能夠將其看穿的眼神之時,不由怔然,旋即十分禮貌的沖著他點頭微笑。

轉過頭去,對著眾人,只聽貓耳少年微笑道,“由我保管的,給英國和梵蒂岡的各位,我們的指揮官,少校大人的話,請聽!”

箱子打開,卻是一個屏幕,用于遠距離傳輸圖像的裝置。

閃爍的雪花點在經過數秒的醞釀之后變成了畫面,一張微胖且邪異的臉展現在眾人的面前,“啊,出來了,出來了。”

當眾人看到這張臉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因為明知是敵人,明明想要殺死對方,卻辦不到,甚至忍不住想要聽聽看他會說些什么。

“啊,少校...”阿卡多緩緩走到畫面之前。

通過裝置看到阿卡多的少校,臉上的笑容更甚,“好久不見了,阿卡多。”

塞拉斯一臉驚奇,向埃德溫問道,“boss,這個東西也能看到我們這里嗎?”

“應該是雙向,想不到這個年代已經研究出來了...”埃德溫一臉若有所思,單單是以這個裝置便能看出最后大隊的科技有多么發達,至少領先了這個世界十年。

“呀,這個聲音,應該是埃德溫布拉克先生吧?”少校一臉訝異的微笑,鏡頭被貓耳少年對向了埃德溫,“久仰大名了,埃德溫先生,我可是,一直都很想跟你面對面的交流一下呢,忽然出現,展露出跟阿卡多一樣的那種強大,神秘莫測,很好奇啊,想要知道...”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找你。”埃德溫淡淡一笑。

“那么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此番短暫的交流令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望向了埃德溫,眼神之中閃動著莫名之色。

“你的目的是什么?”因特古拉沉聲問道,將話題再次拉回了正軌。

少校將目光轉向了因特古拉,“哦,是王立國教騎士團的機關長,因特古拉海爾辛卿啊,初次見面...”

面對少校的禮節,因特古拉不予理會,依舊沉聲問道,“你做這種蠢事的目的是什么,請回答我!”

少校聞言微微收斂笑容,“目的?美麗的小姐,那是愚蠢的問題。目的?是啊,如果以極端論的話,小姐,我們沒有目的。給我聽好了,小姐,這個世界還存在著不顧目的且無可救藥的人,而我們就是這樣的人...”

說罷,一記響指,但見畫面之上,老人們的余孽被綁住在一堆尸體之中,被一群吸血鬼團團圍住,在此命令之下徑直的撲了上去,進食的畫面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吃人永遠是令人震撼的,尤其是親眼所見的那種,惡心、恐懼、不適。

貓耳少年面帶微笑,“好像有點過了吧,少校。”

“發狂了啊,你們。”馬克斯韋爾冷冷道。

少校聞言忍不住發笑,“你們也能說瘋狂這兩個字嗎?梵蒂岡特務局第13科,我的瘋狂,是由你們的主來保證的,那么我也來問一下,你的主的神智,又是由何地的何人來保證呢?”

馬克斯韋爾震撼于這段話對于主的褻瀆,甚至忘記做出任何的反應,而此時少校的話仍在繼續,“我們是第三帝國的親衛隊,你以為我們殺了多少人?發狂了?現在還在說什么?你們至少晚說了半個世紀!”

說到這里,他收斂語氣,“也罷,那就這樣的吧,那么就來阻止我吧,自稱是健全之人的各位,但遺憾的是,我的敵人不是你們,我的敵人是英國,hellsing,不,是站在那邊看上去很高興的男人。”

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望向了因這段話而激動的渾身顫抖的阿卡多,于下一刻,他發出瘋狂且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漂亮的宣戰!也好,讓我消滅你們幾次都可以。”

“我們是不會輕易放棄的,無聊的結局無論上演多少次都會有扭轉的時刻...”

因特古拉終于聽不下去了,“阿卡多,貝爾納多特,開槍!”

二人聞言立馬掏出自己的槍,一個對準貓耳少年,一個對準映像裝置。

就在二人快要開槍之時,埃德溫十分隱秘的做了一個東西,將一股魔力附著在了貓耳少年的身上。

下一刻,槍聲響起,貓耳少年頭部中槍當即死亡,尸體軟倒在地上。

“竟然打特使,真是不友善啊,再見了,各位,我們戰場再見...”

話音落下,映像裝置忽然消失,原地只留下貝爾納多特的彈痕,接下來,令人震撼的事情發生了,那原本應該是尸體的貓耳少年奇異的消失了,連同那裝置一起。

若不是還留在桌上的鮮血說明剛才那一切都是真實發生,恐怕誰都會以為這是在做夢。

而在場的,也只有埃德溫知道發生了什么,正如那貓耳少年自己所說,他既存在于任何地方,又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只要他愿意,他就是活著的,哪怕是死,也是活著的,存在于太多太多的可能。

但,即便是這種近乎于變態的不滅能力,終究躲不過跨越時空的魔力追蹤,埃德溫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魔力現今所在的位置,想必那應該就是最后大隊所在的地方,這不禁令他嘴角微翹。

半響,女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王率先開口了,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道,“海爾辛卿,阿卡多,命令把他們打倒!不惜一切代價!”

讓世界都隨著起舞的瘋子,其存在是危險的,他會將整個世界都拖入戰火之中,所以必須打倒!

最后大隊的飛艇上。

“終于,終于觀眾開始來這邊了...”少校看上去很高興,非常的高興,他對著隨侍在身后的岡德博士和那身材高大做上尉打扮的男人說道,“博士,上尉,一旦舞起來,我就要舞到極致。”

岡德博士淡淡一笑,“請盡情享受吧。”

三人此刻走到飛艇的指揮處,在這里已經集結了最后大隊之中所有的精英。

“好慢啊,少校,一個走廊需要走這么久嗎?我已經去了一趟倫敦,腦袋都被打爆了回來。是不是稍微減減肥的好啊,少校?”這調侃的話不是別人,正是作為特殊被阿卡多一槍爆頭的貓耳少年。

少校面對這番調侃不禁笑了笑,“那是不可能的啊。”

岡德博士伸出一只手將貓耳少年從本該由少校所坐的椅子上揪了下來,“請不要這么無禮,薛定諤中尉!”

“算了算了,博士,中尉完成了任務。”

少校微笑著坐上了屬于自己的位置,而此刻飛艇也開始啟動,準備從已經再無任何作用的豹之巢離去。

引擎啟動,飛艇升空,廣播開始響起,“由最后大隊指揮官向空中艦隊宣布命令,目標英國本土首都倫敦上空...”

“點狼煙啊,這是我們世人的宣示,我們已經回到了現世的反叛的狼煙...”

一架戰斗直升機于英近海范圍低空域飛行,并且很快就接近了直屬于英國海軍的老鷹號航母。

面對陌生的飛機,幾乎不需要多想便是在警告無效之后將其擊落。

但是,副艦長卻令人驚奇的下達了不許攻擊的命令。

“為什么?威廉副艦長,那架直升機已經即將降落在我們的夾板上。”

“為什么?”副艦長緩緩將帽子取下,露出尖銳的牙齒和猩紅的雙面,“這就是答案!”

霎時間,指揮處血流成河,一個個食尸鬼被制造出來,將航母之內的活人盡數殺死,直至將令英國驕傲的老鷹號航母變成了一艘‘幽靈船’。

直升機緩緩降落在甲板之上,從其上走下一名手執舊式火槍的長發女人,但見她戴著一副眼鏡,臉上微微有些雀斑,模樣看上去就好像是鄰家女孩一般。

但見她微微一笑,呢喃自語道,“沒有亂七八糟的區別,我的子彈不會留情...”

“歡迎來到我艦,如您所愿,我和我的部下參與了millennium。”

“新艦長,背叛自己的祖國,殺光自己的部下和同伴所獲得的那具吸血鬼身體如何?”女人語氣慵懶的調侃道。

原來的副艦長聞言面色一變,尷尬之中帶著一點惱怒,卻是沒有開口。

“啊,是啊,充分發揮不死之身的力量,吃了自己的長官和部下變成食尸鬼的感想如何?”

副艦長依舊不語,神色之中卻無半分愧疚。

看到這一幕,女人眼中閃過一絲惱怒,臉上卻未曾流露出半分不滿,反而笑道,“啊,是啊,很好,多漂亮,millennium十分歡迎你們,這次你們立下的真是大功勞呢,沒有你們就沒辦法成功,代理總統也是十分十分的高興呢。那么,要是沒事的話,就趕快給我下去吧...”

說到這里,她忽然翻臉舉槍,一顆子彈激射而出,彌漫濃濃煙霧,“英國佬!”

副艦長躲過一劫,然而他的兩名部下卻遭了殃,意識到自己被利用的他當即憤怒道,“你騙我們!?”

然而,當只聽他一聲槍響之時,他面露錯愕之色,“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只有一聲槍響?”

是啊,一聲槍響,一槍又怎么可能殺死站在不同角度的兩個人?

“我是獵人,瑞普凡溫克,沒有亂七八糟的區別,我的子彈不會留情...”女人微微一笑。

“你這家伙...”副艦長咬著銳利的尖牙,不管不顧的朝著瑞普沖去。

然而,瑞普對此并沒有半分反應,反而面帶嘲弄的輕笑一聲,“真是愚蠢的孩子...”

那顆在數十秒之前擊殺兩人的子彈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道毫無規則的彈道,最終射入副艦長的頭部將其腦袋炸個粉碎,而飛濺的鮮血也染紅了瑞普的皮鞋。

相鄰小說:快穿之炮灰不傷悲第一虛界九陽至尊暗殺都市之黑狗重生之明星警察風流王爺好生俏二婚喜孕:總裁么么噠極品靈道氣御神魔垃圾改造商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