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真仙府道途章節

第五百九十七章 白不然

推薦閱讀:大主宰重生之風流天下行伏天氏神藏我真不想花錢啊武動乾坤全職法師斗天武神豪婿至尊小農民

這酒館的門道,石川已經了然于胸。

當然,對于大部分在刀口舔血,拿性命搏寶物的修士們而言,誰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只不過沒人在乎罷了。

等到自己身亡之時,這些寶物就算放在身上,也沒有任何意義,反而便宜了殺死自己的修士,或永沉南海之中,抑或落入妖獸的腹中。

今朝有酒今朝醉,所以這酒館免費釀造靈酒,并代為保存的行當,頗受修士們的歡迎。

一般而言,酒館也不會輕易動用修士們在此存放的靈酒,畢竟修士跟凡人不同,修士都有極為悠久的壽元。數十年的閉關也很常見。

今日把酒言歡的道友,說不定幾十年閉關之后,成功進階,到時候見了就要行長輩之禮。

在南海這等寶物極多,幾乎遍地都有修煉材料的地方,這種事情是很常見的,否則也不會有這么多修士,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在這里跟妖獸相搏。

大部分酒館除非得到修士確切死亡的消息,見過對方的尸體,否則不敢輕易動用修士們存放在此地的靈酒。

萬一動用了人家的靈酒,那修士隔了數百年之后回來討要,就麻煩了。

酒館之中,保存上千年的靈酒,數量不少。加上酒館本身自己儲存的,數量更多。

但是具體能夠動用的,只有酒館的館主清楚。

石川拿出一只儲物袋,遞了過去,道:暫且拿這些煉制一些靈酒

那筑基期修士接了過去,神識略察。臉色微微一變,道:前輩,這些材料煉制靈酒種類有很多,你不妨跟我進去詳談一下。

石川心中泛起一絲波瀾,儲物袋中的靈草。都是極為平常之物。

除了金丹期修士所用靈草之外,甚至還有一些筑基期修士所用的靈草,在景天國,不要說筑基期修士,就算金丹期修士也不會將這些靈草看在眼里。

甚至還有些降低石川金丹期修士的身份。

石川本來只是想隨便拿些靈草應付一下。畢竟以后可能經常來此處。

沒想到竟然會受到這名修士的重視。

前輩,請

石川跟隨筑基期修士,進入酒館的內院,繞過幾處樓閣之后,來到一處密室之前。

館主,有貴客筑基期修士朗聲喊道。

有請www.pzqhjg.tw吞噬小說網房門大開,里面出來一道底氣十足的聲音。

筑基期修士行禮之后。躬身離去。

石川踏入房間之中。

房間正中,擺著一張八仙桌,有兩把藤椅,都是用某種妖獸骨骼煉制而成,上面金光熠熠。看起來十分華美。

道友請坐說話的是一名面相三十余歲的漢子,底氣純厚,修為應該有金丹中期,正在拿著石川的的儲物袋,仔細的打量。

石川也不客氣,坐了下來。心中猜測。這修士居然將自己請來,定然有他的原因,石川索性不問。等待這修士講明。

片刻之后,那漢子開口說道:在下白不然,乃是酒館的館主,不知道友貴姓

石川

石道友肯定對此事感到十分奇怪,區區一些常見的靈草,為什么我們會如此大動干戈

石川點點頭。還是不言。

那漢子笑道:石道友應該剛剛來到南海,對此地并不了解。等你住些時日,就明白了。南海距離風武大陸極遠,所以靈草,變成了極為稀缺之物,即便是道友看不上眼的這些靈草,也極為珍貴,畢竟咱們修道者,可離不了靈草。

石川點點頭,似乎有些明白了。

此處距離風武大陸極其遙遠,來回一次,肯定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就算靈草再珍貴,也沒有修士愿意來回穿梭,運送靈草。

畢竟在這遍地寶物的南海,只要獵殺一些妖獸,便可以兌換到自己想要的丹藥和寶物。大部分修士在到達此地之后,都是全力搜羅各種寶物,為自己的修煉做準備。

白不然繼續說道:道友的這些靈草,都是釀造靈酒的酒引,價值不菲,不知道友是否愿意割愛或者交換同等價值的靈酒

靈酒靈石,石川都不缺,至于南海的另一種通用貨幣金蚌珠,冰雪也贈送了不少。

略微沉吟之后,石川開口說道:既然白道友知道在下剛剛來到此地,若是可以將此地的詳細情況說一下,這些靈草便贈給道友。

白不然大笑幾聲道:石道友真是爽快之人,不過我白某也不會占你的便宜,這里有一些金蚌珠,算是購買靈草。若是石道友在此居住,日后免不了要做些交易,我可不想因為這一次壞了我白某的原則。至于石道友想要了解的事情,我可要傾囊告知,言之不盡

在這南海邊緣之地,并非只有這么一座小城,這小城之內并非只有這么一個酒館,而且并非只有這酒館收購妖獸身上的材料。

所以白不然想的很清楚,以這么點金蚌珠的代價,可以跟石川交好,石川作為一名金丹期修士,平日獵獲的寶物絕對不會少了,若是全部來這里出售,白不然自然收獲頗多。

石川儲物袋收下,略微一察,其中竟然有十余枚金蚌珠。

而冰雪贈給石川的寶物之中,金蚌珠也不過百枚左右。

我猜想道友身上,定然還有不少靈草,不過我若是道友,定然不會立即出售,總得摸清了行情才行。白不然笑道:石道友若是想要出售的時候,一定要優先考慮我,我絕對不會給讓石道友吃虧的。

石川點點頭:白道友為人直爽,在下佩服,若是我想要出售,定然會來白道友這里。

館主,有要事外面突然又傳來那筑基期修士的聲音。

白不然略帶歉意的向石川一笑,將房間大門打開。

什么事白不然問道。

這那筑基期修士看著石川,臉上露出一絲猶豫之色。

但說無妨

徐家公子又來了,非要見館主不可,小二正在跟他周旋著,我特意前來稟報館主。

白不然臉色微微一變:徐洪又來了

石道友,今日怕是不能詳談南海之事了,道友若是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這里等我幾個時辰,若是有什么事情,等到明日再來也可。白不然歉意的說道。

無妨,我且去酒館之中,品嘗一下靈酒

白徹,你先引石道友去大廳之中。白不然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前輩,請跟我來筑基期修士引領石川返回酒館大廳之中,把石川帶到一個角落里,拿出數瓶靈酒擺上來。

白徹,你家館主呢相隔三丈之外的一張桌子上,坐著三人,其中一人錦衣華服,面色白凈,看上去也就二十余歲的樣子,不過他的修為竟然有金丹初期。

看來此人也修煉過駐顏養容之術。

在他身邊坐著的,是兩名金丹中期修士,兩人只是呆呆的坐著,面前連個空杯都沒有,那年輕男子,倒是慢慢品嘗著杯中的靈酒。

我已經稟告館主了,想必館主很快就會邀請您進去白徹急忙說道。

年輕男子冷冷笑道:今日我便不走了,若是不把那博鰲血酒拿上來,我今日絕對不會罷休

白徹諾諾幾聲,不敢多言,垂手站在那里。

博鰲血酒,那不是岳權前輩遺留下來的靈酒嗎

岳權前輩音訊全無已經有數百年之久,如果沒有進階元嬰期,恐怕就是壽元耗盡身亡了。真可惜了這博鰲血酒了。

千年博鰲血酒可是極佳的滋補之物,聽說不但能夠補充大量靈力,而且對于男根也有極大的滋補作用,這些年來,博鰲根本不見蹤影,這僅存的博鰲血酒,價值定然不菲。

石川慢慢品嘗自己面前的靈酒,一邊聽周圍修士們的低聲談論。

這些靈酒,年份不過一二十年,滋味也算是一般,不過卻有南海靈酒特有的粗獷味道,絕非靈草所釀造靈酒的那般細膩可比。

一刻鐘之后,年輕男子的面前,已經擺放了七八個空酒壺。

這些靈酒,并不是年輕男子一人飲盡的,每種靈酒只飲一杯,其余的便倒在桌子上,任由潑灑。

那些筑基期雜役們,敢怒不敢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上佳的靈酒如此浪費。

而在酒館之中飲用靈酒的修士們,似乎沒有被此影響到,像是司空見慣一眼。

再來幾壺靈酒年輕男子將杯中靈酒飲干,同時將一整瓶靈酒倒置過來,汩汩靈酒,流淌出來。

徐道友,許久未見一聲爽朗的笑聲傳來,白不然走了出來。

白館主眾人紛紛拱手致意。

白不然環顧一周,點點頭,算是還禮,徑直向年輕男子走來。

白館主可忙的緊啊,想要見一面都難年輕男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俗事繁多,哪里有徐公子這般清閑。白不然坐在年輕男子的對面。

酒館之中,頓時安靜下來。

相鄰小說:官道神策原配寶典洪荒之極品通天錦醫夜行重生手記混在抗戰瘋狂升級超級兵王星河大帝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