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真仙府道途章節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特使

推薦閱讀:大主宰重生之風流天下行伏天氏神藏我真不想花錢啊武動乾坤全職法師斗天武神豪婿至尊小農民

衛家,家主洞府的密室之中。

衛父正面端坐,在他的對面兩側,各自坐著五名煉虛期修士。

這些煉虛期修士,都是衛家的jg銳所在,同時也都在衛家之內擁有極高的地位,但凡衛家有大事需要商議,除了衛父這個家主下令之外,也需要這些修士們的同意。

今ri,讓他們聚集在這里的,不是別的事,正是由于岑家傳來的一封密信。

而此密信的內容也很簡單:交出石川

也許很多人,并不清楚石川這個名諱,即便當ri見了石川那么一眼,也不會把這無名小輩的名字記在心中,對于他們而言,石川只不過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根本犯不著他們為此勞心。

但是岑家這封密信,卻再一次讓眾修士重新將石川這個名字拿到臺面上,并且還引起了眾人的一番討論。. .

石川這等無名小輩,又非我衛家之人,岑家既然要,就送于他們一名修士冷哼道:這等小事,家主不必跟我們討論吧。

就是,這等事情,家主自己決定就罷了,什么時候如此重視我等了

衛父淡淡一笑道:石川雖然是無名小輩,但現在的身份,可是我衛家客卿,即便不是我衛家客卿,只是一只阿貓阿狗,也是岑家說要就要的嗎他們岑家,憑什么讓我衛家做什么就做吞噬小說網 tsxsw.com什么

此言一出,立刻讓眾修士臉上露出一絲考慮之sè。

家主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但是區區小輩罷了。提些不太重要的條件。送給岑家也就罷了。

衛父笑道:諸位真的以為此事就這么簡單這岑家是如何知曉石川這小輩的。又為何索要石川若是不弄清楚其中的原由,怕是我衛家不能放人

家主,此事的確有些怪異,岑家作為十大家族之一,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索要一名化神期小輩的。莫非這石川得罪了岑家座次最末的一名煉虛期修士拱手說道。

得罪岑家憑一名小小的化神期修士,如何能夠得罪岑家,而岑家大張旗鼓的跟一名小輩作對,豈不是要貽笑大方旁邊的一名修士冷笑道。

兩位道友。說的倒是在理,如此看來,這石川身上還有不少隱秘了一名煉虛后期修士站起身,略微沉吟之后說道:我可是聽說,此子當時一舉擊斃了五只魚龍獸。而且當初與衛蘇玉共處一室之,有許多弟子見到衛蘇玉御出靈火,直擊石川,石川竟然平白無故的遁走了,沒有受到絲毫傷害,倒是那煉虛期的魚龍獸。受了衛蘇玉的靈火之傷。

你這是何意好端端的牽扯出玉兒來做什么一名衛蘇玉的嫡親冷哼道。

衛蘇玉雖然年輕氣盛了一些,但是其修為倒也不弱。在這一代晚輩之中,除了衛正相等數人之外,少有敵手。這石川舉重若輕,輕松躲過這一擊,怕是非普通的化神期修士所能為之此人并未在乎他人的言論,自顧自的說道。

你這么說,我倒是想起當ri見石川的情形來了,此人一開始謙謙有禮,而且禮讓有加,等到某幾位道友咄咄逼人之時,卻從容不迫,反而侃侃而談。心思如此縝密,心態如此沉穩,在我衛家小輩之中,實在難得一見。此子莫不是隱匿了修為

衛父輕輕咳嗽一聲,道:好了,我讓諸位道友前來,并非來說這些的,而是我們當下如何應對岑家索要石川之事。若是直接交出去,雖然沒有什么損失,但是在顏面之上,的確有些說不過去,但若是不交,與岑家交惡,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此事最關鍵之處在于,我們要弄清楚,岑家為什么索要石川。衛父左側的修士說道:解決此事也很簡單,只要把石川叫來詢問一番即可,若是此事事關重大,關系岑家的根本,咱們最好將石川交出去,畢竟是石川自身的過錯,咱們衛家沒有必要為了一名外姓化神期小輩得罪岑家。倘若沒有什么大事,此人便不用交出去。不過此事一定要調查周全,武盟特使以及大乘期的前輩們,怕是已經距此不遠了,若是岑家有了憑證,讓特使評判,吃虧的定然是我們衛家。

師弟分析的十分中肯,很有道理衛父滿意的點點頭:不過石川和相兒離開家族已經有幾ri了,我已經派家族內遁速最快的魚龍獸外出搜尋,想必很快便能趕回來吧。

如此甚好,我等就在此稍等片刻。

此時,十大家族已經基本上都在這隕石群之中駐扎下來,各大家族之間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平ri里不會相互打擾,關鍵時刻還可以有個照應。

在距離此隕石不遠之處,有一艘飛舟以極快的遁速,飛馳而行。這飛舟并不大,但是遁速,卻是極快。

飛舟的四角,各站了一名大乘期修士,而在飛舟的正中心,竟然只是一名煉虛期修士。

不過此煉虛期修士衣著打扮,卻甚是華麗,全身的衣衫,都是用頂級天蠶神蟒的皮煉制而成。

天蠶神蟒,只有一指長,而且需要千年的時間,才能成熟。其皮柔而韌,五行不侵,絕對是煉制護甲寶衣的極佳材料。但是這天蠶神蟒數量稀少,而且無法圈養,因此想要湊齊足夠的天蠶神蟒之皮,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人身上這么一整套的天蠶神蟒道袍,恐怕需要上千只天蠶神蟒,其價值,就不言而喻了。

即便是煉虛期修士,身著此袍,恐怕也會成為眾矢之的,被其他修士群而攻之。

此人卻將此袍身著在外,足以見此人身份之特殊。

特使,前面是岑家家主一名大乘期修士恭敬的說道。

岑家在此迎接,倒也算是有心。煉虛期修士面無表情的說道。

拜見特使,拜見諸位前輩晚輩在此已經恭候多時了岑家家主連忙行大禮。

引路大乘期修士空中輕吐二字。

岑家家主聽到此言,滿臉堆笑,連忙在前面遁飛而去。

特使一行人,除了煉虛期期的特使,便是四名大乘期修士。

而岑家作為十大家族之一,加入武盟的煉虛期修士,可不在少數,而且岑家之中,也有大乘期長老的存在。

若是單單從修為上來看,岑家家主根本沒有必要如此禮敬。

不過這特使代表的卻是武盟,確切的說,是武盟之中合體期大修士之一,于長老。

于氏一脈,雖然并沒有家族,但是于家的實力在武盟之中依然十分強悍,當年整個武盟甚至以于氏為首。

不過雖然時間的推移,也有人說是因為屠神之戰的緣故,最終導致于氏沒落了下來。

特別是在數千年前,于長老閉關久久不出,外界甚至傳聞于長老走火入魔,導致于家眾弟子受到極大的排擠。

這次來到特使,便是當時受到排擠之人之一。

不過好在現在,于長老已經出關,于家也重新成為武盟之中有分量的一員。

岑家家主以為,久失勢之人,定然十分在乎這等禮數,因此岑家家主才會算好了時間,在此等候。

果然如他所愿,將特使已經大乘期修士一行四人,邀請到了岑家。

來到岑家之后,自然也用不到他這等晚輩去接待,自有岑家大乘期長老出面。

一刻鐘之后,特使以及四名大乘期修士,便坐在了于家一處奢華的洞府之中,各種靈果以及靈茶擺滿。

岑家大乘期長老,也趕了過來,寒暄起來。

特使雖然只有煉虛期修為,但是斷然沒有人敢對他輕視,而且還讓其坐在主位,以示禮待。

此處已經沒你什么事情了,下去吧岑家長老看著岑家家主垂手而立,開口道。

岑家家主,莫不是有什么事情吧特使也似乎看出了些許端倪。

稟特使,晚輩有一件事關十大家族之事,想請特使明示岑家家主雖然修為已是煉虛后期,但是對于煉虛初期的特使,卻行的是晚輩禮。

四名武盟大乘期修士,對此也并不驚訝,他們境界遠遠超出特使,都要以禮相待,何況區區煉虛期修士

不得無禮,特使剛剛遠道而來,理應好好休息才是,不要拿這些瑣碎的煩心事來打擾特使。岑家大乘期長老立刻訓斥道。

由于時間較為緊迫,而且岑家家主也不清楚自己何時接引到特使一行人,因此也沒有將風云令之事告知岑家長老。

而且一般而言,除非本族出現滅族的大事,長老們是不會參與這些瑣事的。

岑前輩何出此言既然岑道友有所稟報,我便洗耳恭聽特使微微一笑道。

武盟長老讓我們十大家族聚集于此,是為了共進共退,岑某雖然也想如此,但是衛家和趙家做的實在有些過分,因此必須請特使為我們岑家做主岑家家主連忙說道。

趙家和衛家特使眼中神sè略微一變,似乎想起了什么,片刻之后才道:岑道友,請講。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官道神策原配寶典洪荒之極品通天錦醫夜行重生手記混在抗戰瘋狂升級超級兵王星河大帝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