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暴君修仙傳章節

第0052章 瘟煌訣,邪異人皮卷

推薦閱讀:大主宰重生之風流天下行伏天氏神藏我真不想花錢啊武動乾坤全職法師斗天武神豪婿至尊小農民

宣華夫人房內。

楊廣將瘟煌傘藏在她的床下,而后靜靜觀察。

昏迷中宣華夫人似乎感應到了瘟煌傘的到來,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左目之中,宣華體表的瘟豆仿佛有生命一般。歡快的跳動起來,有一種要掙脫她的體表,朝瘟煌傘飛去的感覺。

瘟煌傘,似乎也感覺到了宿命的召喚,瘟氣收縮,向宣華夫人宣泄而去。

一人一傘,由瘟氣形成橋梁,緊密的聯系起來,場面極為邪異,讓人難以想象。

宣華夫人體表一米處,飛快形成一個肉眼可見的大繭,將之徹底包裹起來。

五瘟魔胎,進入了深度的孕育之中。可以預見,在七七四十九日后,一個史無前例的五瘟魔胎將會誕生。

楊廣嘆了口氣,轉身離開,吩咐任何人不得進入宣華房中。

宣華徹底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他的心情很復雜。

有大瘟神呂岳的至寶助她孕育五瘟魔胎,想必日后成就定然非比尋常。當年呂岳初修瘟道,怕是都沒有如此待遇。初始魔胎越強,日后走的才能越遠。

只是,每想到宣華夫人日后一臉瘟豆的模樣,楊廣就很糾結,總感覺這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這瘟豆,日后可不只是紅色,隨著五瘟魔胎孕育下去,花花綠綠、五彩斑斕,那是何等的...

心情不好,自然要找幾個倒霉蛋來發泄,否則容易憋壞腎臟。

楊廣從不是一個把不爽憋在心里的人,離開宣華夫人的房間后,他大步流星的來到關押藍臉道人的牢房。

似藍臉道人這等妖人,普通牢房肯定是不能用來關押他的。楊廣特意命人將他關在了李密的隔壁,將那里充當一個臨時的牢房,由官兵嚴加看守。沒有自己的吩咐,任何人不得進入。

打發了看守的官兵,進入牢房內,準備親自審訊這個妖人,查詢瘟煌傘的來歷。

房內,只見藍臉道人的琵琶骨被兩把勾刃穿了過去,半吊在空中,鮮血染滿衣襟,模樣好不凄慘。

當日對付公冶思柳,宇文CD僅憑真氣便能封了她的法術。而對付藍臉道人,居然要用穿琵琶骨的方式,可見其道行之高。

無論神魔仙道,亦或是武林高手。只要是被穿了琵琶骨,那就半點力氣也提不起來,無法使用法術神通。

藍臉道人好似死狗一般被吊在空中,面目依舊兇惡,雙眼惡狠狠的盯著楊廣,仿佛要生吃了他一般。

"真不愧是師徒,都一個德行,就倆字形容你們,'畜生';。"

盯著藍臉道人,楊廣一邊點燃許多蠟燭,一邊自言自語道,并未進行任何審問。

藍臉道人丹田內,也盤坐著數百鬼嬰,顯然跟麻叔謀一樣,修煉的是同一種邪法,不知殘害了多少嬰孩。

"呸,要殺就殺,狗皇帝你羅嗦什么,真當我藍面邪祖怕你不成?"

"怕?人肉你都吃的下去,你還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楊廣嘴角一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似笑非笑的把話說了一半。

"只是什么?"看到楊廣的笑容,藍面邪祖心頭有些發寒,不由自主的開口問道。

"只是...www.pzqhjg.tw吞噬小說網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嘗嘗自己的肉是個什么滋味?"說幾個字,頓一頓,緩緩把一句話說完,楊廣的眼中充滿笑意,"放心,朕會給你烤熟、烤透的。"

"狗皇帝,本座倒是想嘗嘗你的龍肉,桀桀!~~"藍面邪祖分毫不讓,沖著楊廣獰笑道,極為硬氣。

"朕就喜歡嘴硬的,這樣玩起來才有意思。"

言罷,他脫下自己的襪子,狠狠塞進藍面老祖的口中,這是為了防止他承受不了痛苦咬舌自盡。這種人,再殘酷的刑法都不足以懲治他們罪過。

"你這一頭的紅毛看起來不順眼,朕幫你剃了。"

說著,楊廣嘿嘿一笑,直接用燭火點燃藍面老祖的一頭赤發。

嗤嗤嗤!~~呼呼呼!~~

也不知道這老畜生多久沒洗頭了,油光四濺,火苗亂竄,頃刻間便將他一頭的赤發燒了個精光。

這一下,藍面邪祖腦袋多處燒傷,焦糊一片,血水直冒。疼的他咬牙切齒,羞憤難耐,眼中的盡是怨毒之色。

"還挺硬,接下來上正餐,希望你能繼續硬下去。"楊廣冷笑一聲,將藍面邪祖的一只胳膊吊了起來,擼去衣袖,露出蒼白皮肉。

在藍面邪祖恐懼的目光下,楊廣舉起一支蠟燭,微弱的火苗開始在藍面邪祖手臂來回晃悠,直把他的皮肉烤的滋滋滋直響。

蠟燭的火焰不比其他,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把皮肉烤熟烤透,越是這樣,越是疼痛。

就是在火海中被活活燒死,也比不上這樣細細的小火慢烤。這種痛苦,是持續不斷的,不光是**,更有精神上的。過程,往往比結果更加殘酷難熬。

嗯!~~嗚!~~

藍面邪祖全身顫抖,被堵住的口中只能發出嗯嗯嗯的痛苦之聲,額頭上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掉,被穿透的琵琶骨也再次滲出鮮血。

"嘿嘿,不知道到你吃那些嬰兒的時候,是否也有如此快感?"

拉過一張桌子,又擺了一個凳子,將那些點燃的蠟燭齊齊擺成一排。楊廣將藍面邪祖整條胳膊都擺上去,接受烘烤。

看著自己皮肉被燒的金黃,直往外冒油,藍面邪祖鼻子里發出野獸般的喘息聲,雙拳緊緊攥著,青筋暴起。

冷笑一聲,楊廣一把掰開藍面邪祖握緊的拳頭,又拿出一只蠟燭,緩緩開始烤他的十指,一個一個的烤,十分仔細。

正所謂十指連心疼,藍面邪祖終于忍受不住,在**的痛苦與精神的恐懼之下,他徹底崩潰。搖晃著黑漆漆的腦袋,眼中全是哀求之色,剛才的兇戾再也找不到半點。

"嘖嘖,這就受不了啊?我說你行不行,比起你徒弟麻叔謀,你可差遠了,朕還沒玩夠呢。"

楊廣咧著嘴笑道,他絲毫不覺得自己殘忍,對付這等畜生,再殘忍百倍的手段都不為過。若是直接殺了,那簡直是太便宜他們了。

藍面邪祖的恨意全無,滿是恐懼與哀求。楊廣挨個把蠟燭吹滅,將襪子從藍面邪祖口中拽了出來。

"說說你的來歷吧,還有那邪術?"坐在凳子上,把玩著手中蠟燭,楊廣淡淡的開口問道。

人的意志一旦被擊碎,那就是豬狗不如,藍面邪祖對死亡的恐懼已然達到極致,楊廣根本不不擔心他有咬舌自盡的勇氣。

"小人乃是四平山人士,幼年在山洞內偶的邪術一卷,修煉之后便成了這幅摸樣,對外自稱藍面邪祖。前些年開挖大運河,收了麻叔謀為徒。此人兇狠非常,又是官面上的,小人許多事情需要依仗他,故而..."看著楊廣手中的蠟燭,藍面邪祖將他的來歷娓娓道來。

楊廣沒想到這家伙居然是個草根邪修,能有如此道行,可見那卷邪術十分厲害。邪術行的都是損人利己之道,雖然快捷,卻難以大成,為修道之人所鄙夷。

譬如藍面邪祖與麻叔謀,這兩人拘禁嬰兒魂魄修煉邪術,雖然進展極快,邪法威力不凡,但后患無窮。最終,二人將會被那些鬼嬰反噬,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為了拖延鬼嬰反噬的期限,二人根據那卷邪術記載的秘法,找出了生食嬰兒血肉這一方法。生食嬰兒血肉,可以增加自身的兇煞之氣。兇煞之氣增加,便可以讓這些鬼嬰懼怕,從而延緩鬼嬰反噬的時間。

師徒狼狽為奸,麻叔謀身為官場之人,負責善后,藍面老祖負責四處偷嬰兒,兩人一起修煉,共同進退。

此番麻叔謀被擒,刑場凌遲處死,藍面邪祖本以為可以輕易將之救出。卻不料有天寶將軍坐鎮監刑,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也給搭進來了。

"瘟煌傘你是從哪里得到的?"了解藍面邪祖的來歷后,楊廣又開口問道。

"瘟煌傘是小人偷襲害死一個邪道修士,從他手中所得。那個邪修的道行很高,小人乃是..."藍面邪祖唯唯諾諾道。

"還有什么?"楊廣大眼珠子一瞪,厲聲打斷他的廢話。這藍面邪祖目光有些閃爍,顯然是沒把話說完,有所隱瞞。

"回陛下,當時還得到了一段《瘟煌訣》,奈何小人不懂瘟道,始終無法掌控此寶,《瘟煌訣》就在小人袖中。"看到楊廣手中的蠟燭又被點著,藍面邪祖渾身直哆嗦,連連開口道。

從藍面邪祖袖中翻出《瘟煌訣》,楊廣心頭暗喜,他就知道這老畜生手中得有類似的東西,否則絕對不可能撐開瘟煌傘。

與瘟煌訣一起搜出的,還有藍面邪祖當年得到那卷邪術。這邪術乃是記錄在人皮之上,不知經過了多少年,卻依舊未曾風干,那人皮上的血跡依然清晰可見,仿佛剛剛剝下來似的。

看這人皮卷來的邪異,楊廣微微皺眉,翻手將其丟在地上,撒了些蠟水上去,用火點燃。這種東西,不應該留存于世。

嗤嗤!~嗤嗤!~~

點燃的人皮卷發出嗤嗤嗤的聲音,仿佛是個活物,火星亂蹦。明明已將之點燃,可火焰卻絲毫溫度也沒有,反而透著陣陣寒意。

"哼,天子腳下,邪物也敢猖獗,給朕散。"看著人皮卷的異樣,楊廣冷哼一聲,一腳踩在人皮卷上方,用力的碾了幾碾。

噗!~~~

仿佛一個被踩泄氣的皮球一般,一股黑氣從人皮卷上噴涌出來,朝楊廣卷去。可這些黑氣尚未接觸到他,便被真龍之氣沖散,消散于無形。

與此同時,藍面邪祖渾身抽搐痙攣,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雙目整個凸了出來,仿佛經歷著人世間最為痛苦的事情。

藍面邪祖體內鬼嬰,在這個時候展開了反噬。而那被火燒的人皮卷,居然發出了凄厲的笑聲。(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首席御醫傲天狂尊重生之股動人生某蘿莉法師的異界之旅圣賢之心九流閑人造神鑒寶天書天皇巨星養成系統烽煙盡處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