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暴君修仙傳章節

第0228章 宿命爭,紫薇斗真龍(上)

推薦閱讀:大主宰重生之風流天下行伏天氏神藏我真不想花錢啊武動乾坤全職法師斗天武神豪婿至尊小農民

上有天雷轟擊,下有寶塔鎮壓。

楊魔的半截手臂腹背受敵,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見他左突右破,險象環生,臂上黑氣都潰散了不少,若非魔頭手段非比尋常,頃刻間便會被收服鎮壓。

縱然楊魔的修為一日千里,增長速度極為可怕,手段也越發詭秘,但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尚短,如今修為不可能比得上已有人仙之軀的李靖。而且此刻李靖催動重寶,不要說楊魔的半截手臂,就是楊魔本人前來也未必能夠討好。

李世民玄功運轉,得到喘息的他很快便將那些侵入手臂的黑氣逼出,騰風華所打出的惡鬼上界效果逐漸失去。李家二公子恢復如初,即便楊魔再次襲來,也無法奪他本源。

眼見不可能再有所作為,留下來只是徒增危險。楊魔是果斷之人,半截手臂當即破空消失,再也沒有出現。消失之時,他的掌心握有一絲微弱的紫氣,那是此前騰風華所得。

"魔頭。"

看著楊魔破入虛空的手段,李靖瞳孔微縮,神情凝重。

魔頭的厲害,李靖是知曉的,超越天地五行之外,不在六道輪回之中,以世間七情六欲為養料,不生不滅,極難對付。

李靖倒是沒把這魔頭與瓦崗聯系到一處,畢竟這半截手臂一出現就先殺了騰風華,才攻擊的李世民,沒有表露出半點與瓦崗有關的樣子。

不要說李靖,就是魏征也不知道這是楊魔的手段,見騰風華被殺,他的臉色極為難看。騰風華是他瓦崗培養出來的安插在綠林的棋子,如今就這么死了,直接導致魏征的計劃完全被打亂。

楊魔消失不見,天空雷云散去復歸清明,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看著魏征的表情,李靖嘆了口氣,搖著頭開口道"魔頭兇狠,貧道始料不及,節哀。"

"但凡起大事之時,必有邪魔降世阻礙,難免死傷。前輩以神通拒妖邪,魏某佩服。"魏征定了定神,然后慢慢說道,腦中卻是飛快的思考著接下來的計劃。

"如今騰風華身死,這綠林盟主之位當屬木子,不知諸位可有異議?"李靖轉身,看著二百余綠林賊首開口問道,為了防止再生變數,他要立即將此事給定下來。

事情發展到現在,接二連三的神魔之力出現,已非人力所能操控。但凡強出頭的,皆是血染天工臺。這場所謂的綠林英雄會,早已經不是這些綠林人能夠掌握的,所有人都熄滅了爭那綠林盟主的心思。

此刻這些綠林賊首已經明白,盟主那個位置不是誰都可以當的。可是即便不當綠林盟主,只要起事成功,榮華富貴也是少不了的,所以他們還是會留下來。

"我蜀中綠林通道沒有異議。"

千手鎮魔王愷第一個站出來表態,他所代表的蜀中綠林自然是支持李世民當那綠林盟主。

有了第一個表態的,大多數綠林賊首紛紛爭先恐后的表示同意,場面一片吵雜。這個時候誰先站出來,誰就能得到李世民的好感,日后才好撈取更多的利益。

見到這種情況,李靖微微一笑,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安靜,而后緩緩開口道,"既然如此,那貧道就宣布木子為綠林盟主,統領綠林..."

"某家不同意。"

不等李靖把話說完,天工臺下響起了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生生將李靖的言語給從中打斷。

唰!~

李世民瞳孔微縮,李靖微微皺眉,就連魏征眼角都是一挑...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朝發出這個聲音的方向看去。

"木大哥,你這是?"裴元慶斗笠下的面孔先是驚訝錯愕,而后眉頭一展,又露出理解的模樣。

"因何不同意?"李靖言語雖然平淡,可是眼神深處卻透出一絲忌憚。

這說話之人,可以說是他唯一忌憚之人,甚至超過瓦崗魏征。眼前這個自稱木易的大漢,是李靖唯一看不透之人,雖然看似平凡,但隱隱透出的貴氣卻是無人能及,毫不弱于紫薇降世的李世民。

李靖曾多方調查,可是得到的消息卻極為有限,摸不清出木易的根腳,但他能確定木易絕非此人真名。雖然他也曾懷疑過木易就是楊廣,但是這個叫木易的身上沒有半分龍氣外泄,李靖想不通、猜不透。

木易之前一直未曾有所動作,李靖本以為自己猜測有誤,可是沒想到他卻是要在最后壓軸出場。李靖不由從心底生出幾分佩服,佩服木易能忍到現在。

"哈哈,某家未曾挑戰,自然不能同意。"楊廣哈哈一笑,邁步朝前走去。眾人自動散開,給他讓出一條去往天工臺的通道。

綠林盟主的位置,絕對不能讓李世民拿到。以李世民的才能,若是再得到整個吞噬小說網 tsxsw.com綠林,那就是如虎添翼。楊廣絕對相信他能把整個綠林打造成一把利劍,一把可以斬斷大隋根基的利劍。

"既然要挑戰,上臺便可。"雖然猜不透,但李靖對自己的布置有信心,無非是讓這木易輸上一場便可。

"嘿嘿,你也姓木某家也姓木,說不定還有些親戚關系。這天工臺上太高,某家怕摔著木子兄弟,不如你我在臺下一戰如何?"

走到天工臺旁邊,楊廣嘿嘿一笑,卻不肯上臺比武,只是讓李世民下來與他一戰。楊廣與李淵是表兄弟,李世民是李淵的兒子,算起來楊廣可是李世民的表叔。他這話說的,倒也有些意味深長了。

不愿意上臺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天工臺有問題,雖然還無法確定有什么問題,但楊廣的直覺告訴自己,不能輕易踏上這天工臺。

"天工臺乃是選定綠林盟主之地,此為禮,禮不可廢。既然你有意盟主之位,速速上臺一戰。"不等李世民開口,李靖微微皺眉,帶著幾分不喜說道。

"哈哈,木子兄弟,你該不會是下了天工臺便不敢與某家一戰吧?又或者說你站在天這工臺上才能發揮出如此實力?難不成這天工臺對你有提升功力的效果?"楊廣大笑兩聲,提高嗓門大聲說道。

他這是在用言語逼李世民下來,如果李世民不肯下來,那么楊廣所說之言就會無中生有,從而讓人心生間隙,就算日后當上盟主也會留下口舌,難以服眾。

"既然這位朋友懷疑天工臺上做了手腳,木子下臺與你一戰又有何妨?"

李世民看著楊廣,緩緩的開口說道。雖然沒有多大的聲音,但字字鏗鏘,字字堅決,字字無畏。

言罷,李世民當即朝天工臺下走來。

天工臺上的李世民,白衣之上染了幾點血花,瀟灑當中又多了幾分英武,讓人不由得心中道好,暗稱人杰。

"哼,如此最好。"

見李世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能收買人心,楊廣心中妒火大起,全身骨骼一陣噼啪作響,做好狠狠收拾他一頓的準備。

至于當場擊殺李世民,雖然楊廣很想這么做,但怕是根本不可能做到。即便楊廣以人的身份公平對戰李世民,天上的那些存在不能橫加干涉,可是這里還有個李靖,李靖不可能看著李世民遇險而不顧。

"木子見過閣下。"李世民走下臺來,眼中閃著誰也看不懂的光芒,卻是先對楊廣施了一個晚輩見長輩之禮。

"哈哈,雖然你我都姓木,可某家也不一定是你的長輩,何須多禮?"楊廣哈哈一笑,看不出任何破綻。

"正如閣下所言,木姓少有,你我或有殷親,閣下或是木子長輩。日后木子對閣下刀兵相見,實屬無奈之舉,今日之禮,倒也不多。"李世民話中有話,似乎猜到了楊廣的身份。

當日越王府上,兩人就有過交集,或許是宿命中的對手,那種冥冥中的感應始終存在。李世民是個極度聰慧之人,正如他將李字拆分成木子一樣,不難猜出道木易二字合在一處就是個楊字。

既然是楊字,那么對方到底是誰?是不是楊廣本人?這就需要一番試探了。畢竟明面上的楊廣,如今北伐歸來正坐在那DìDū金殿之內,李世民也無法肯定這木易的身份。

"某家是個粗人,管不得這許多禮數。你若是乖乖把綠林盟主的位置讓出來,不給某家搗亂,某家也不是不可以饒了你。"楊廣把拳頭捏的噼啪作響,恨不得立即把李世民砸成肉餅,可他嘴上卻也不認輸,同樣話中有話的還了一句。

"木子身為晚輩,自然不敢在閣下面前放肆,閣下請出手吧,你我點到即止便可。"李世民微微一笑,彬彬有禮,收買人心的功夫很有一套。

"廢話少說,某家是為了這綠林盟主之位而來,可不是來與你認親的,手底下見真章吧。"楊廣冷哼一聲,提起拳頭便朝李世民砸去。

李世民以言談舉止氣度收買人心,楊廣則反其道而行之,表現出的就是一副綠林人模樣,豪爽不拖沓,一切看實力說話。

在這里,寒鐵缺月鋸骨刀是不能見光的,更不要說拿出來使用了。

如今天下誰人不知當今皇帝天子一口雙刀厲害無比,殺的突厥血流成河。兩口大刀是楊廣的招牌,自然不能在這里使出來,只能用拳。(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首席御醫傲天狂尊重生之股動人生某蘿莉法師的異界之旅圣賢之心九流閑人造神鑒寶天書天皇巨星養成系統烽煙盡處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